公交上的污小说-白娜

发布:2024-04-02 08:05:15 关键词:白娜

玉妮是一间日式夜总会里当红的舞小姐,她虽在欢场浮沉多年,但因为下海得早,年纪还轻,加上保养得好,样子仍很美滟,再加上她懂得怎样服侍客人,令客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,所以每个晚上她都有很多捧场客,没有一刻可闲下来,每逢收工,她都疲倦得提不起劲来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老太太始终没有动,她依久用她那混浊的老眼看着我,不说话,然而我就这样战战兢兢的与她对望。

今晚,也如往常一样,她带着疲倦的身躯收工,在路边截了一部的士,返回自己的家中。

“不要追了,穷寇莫追!”我急忙一把抓住谢凌乾的右肩,阻止他去送死!

下了车,玉妮带着疲乏的步履,匆匆地上楼回家,但当玉妮用钥匙开门时,发觉家门并没有上锁,不过她因为她太疲倦,并没有深思为何家门没有上锁,  以为自己离家时忘记锁门罢了。

只言片语,此刻却胜过千言万语,姜一妙双眸中含着泪水,俏生生地伫立在院之中,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微笑,又似在自言自语,道:“我等着你,傻瓜……”

玉妮推门入屋,便把门关上,半斜着身軆,倚在门上,头顼紧贴着那度木门,微微仰起,闭上双眼,就站在门后暂息。

杨伟回到屋里面后梁静问他母亲找他干什么,杨伟也没有隐瞒,将母亲的意思告诉了她,梁静听后自然是高兴,现在母亲已经认可了杨伟,这件事是梁雪晴早就梦寐以求的。

过了好一会,玉妮才伸手亮着了电灯,微睁开眼,向室内张目一看,但见室内衣物凌乱,与她外出时有异,像被人搜索过似的。

来人一席素衣,冠着透白光的白玉发冠,一脸谦和之笑,在家丁的带领下慢慢的往这来。

玉妮轻声叫了一声。也不理会,因为,她实在太疲倦到不得了,她将手袋向那堆乱衣上一掷,然后,整个人也渐渐的滑下来,坐在地上。

他低低一笑,他将颜乐的双手拿下,按在床上,不让她隔绝两人的亲密。

此时,玉妮斜倚在门傍假寐,对屋内的一爿凌乱衣物,是否曾被贼搜劫过,也懒得去理会了。

老者蹲至地上,随手抓起一大把碎石子,而后看似无意的往外一扔,却在石子打入草丛树端之后,传来不少吃痛的惊呼声。

不一会,玉妮就昏沉沉的睡着了,而且,微微的发出鼻声来,酥洶也随着一起一伏力呼吸着。

公交上的污小说-白娜
公交上的污小说-白娜

他出于内心的纵容她的所有,连同之前那令他不安的感情,他也会纵容。

此时,一个男子的头颅,由屏风后探头出来,向四周鬼鬼祟祟的张望。当青年的目光接触到玉妮时,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,他双目停在玉妮身上,眼珠滑溜的不停在玉妮身上游望不停。

颜乐十分的开心,惦着脚尖,将自己的稳重重的印在他的侧脸之上。

因为玉妮此时的神态确实太过迷人,太过诱惑了,她的脸庞娇嫰而且红涨卜卜,那樱桃小嘴,略为翘上,像等待接沕似的。

颜乐看着穆凌绎没有一丝怒意,眼里有的只是无尽的容情,无尽的笑意。

而那青年的呼吸也因为心跳加剧的关系,显得急促而混浊,呼气直喷向玉妮那对孚乚房上,可能因为玉妮太过疲乏的关系,那青年站在她跟前贪婪地望着那双孚乚房好久,她依然浑然不知,仍旧甜睡而故。

颜乐故意让自己的声音敛着哭泣紧张之意,让不知情的柳芷蕊觉得她十分的害怕强势的穆凌绎,十分的委屈。

突然,一阵冷风吹来,将整个门窗吹得砰澎的作响,也将睡梦中的玉妮吵醒了,她微微张开眼,正欲随声望去,可是当她睁开眼时,突见面前站着一个陌生的男子,正在眼定定的望着自己。

因为自己确实是很压抑,自己只敢亲她一下,还是亲在她的额头上,不敢亲她的唇,害怕一亲,脑子里又全是两人之间过火的画面。

"啊  你、你是什么人?你是怎么样进来的。"玉妮颤着声音的说道。

就算是上一次自己逃跑到水下栈道去,他谈及他那段悲伤的回忆,都没有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那个男子,却没有答她,他向后退着,那个年青小伙子,被玉妮这一问,早已惊得他胆怯怯的,不断向墙角處退去。但是奇怪的,他并没有逃走之意,这一点,可能是被玉妮的美色迷住了也不一定。

穆凌绎原先要和她坦白的话,因为她的这句话,心瞬间紧张了起来。

玉妮略为定了定神,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小子一面后退,而一双眼睛,却直是望看自己酥洶,她已知是甚么一回事了。

“你不知道,主子自从遇见了夫人以后,简直就...是...我说一个词,你千万不能泄露出去,泄露出去我会让你很惨,很惨。”

玉妮看清了那个小子后,也不站起来,依然斜倚着,她低声问道:"你到底进来做甚么,是想窃玉偷香吗?是想強奷我吗?"

穆凌绎这一次有没有再去提及什么,他声音极为温柔答了个:“恩,”而后拥着她躺下去。

相关阅读